希望能成为多面的全才

  新浪娱乐讯 2008年3月5日是)24岁的生日,他特别在人民大学举办了一场“shine lesson”生日会,与歌迷一起度过这个特别的日子。

  在生日会上,苏醒化身为“苏老师”,为大家连上三堂课——语言课、时尚课和音乐课,和大家分享学英文的经验、对于时尚的看法,并在陆虎()的伴奏下,将最新单曲《谢谢你一直陪我过》献给大家。

  苏醒生日会虽然形式新颖,但热闹似乎稍显不够,问他的看法,苏醒说:“生日会不一定要热闹,这次想看看是否有别的途径和大家沟通,也希望借这个机会让歌迷能全方面地了解我。”不管媒体感觉如何,苏醒对生日会倒是非常满意,“歌迷开心就好。他们有蜡烛我有蛋糕,大家一起开心最重要。”

  如果从1979年算起,中国艺术的“当前历史”已有了30年的时间,虽然我们从来不缺乏书写当代历史的冲动,但在裹挟着各种新学思潮、各种新奇的国际艺术样式竞赛以及各种新闻、商业炒作的情境中,关于当代艺术的研究往往也无可避免地堕入时尚旋涡和潮流之中,史学叙事和批评描述之间的区别也变得越来越不可能。当代何以成史,现在也许首先不仅仅是一个写作方法的问题,而是一种学问态度和价值判断问题。我们无法回到艺术单一标准的时代(譬如以“征服自然”或“美”作为目标的时代),而如果没有一些基本的艺术史的原则,当前历史的写作就无法进行。在我看来,这些原则首先应该体现在研究对象的选择上,譬如,“当红”不应该是我们的选择标准,而那些有持续的问题意识、创造逻辑和思维智慧的艺术家才应该是故事的主角;另外,我们应该回到以艺术家和他们的作品为中心的写作上来,它的意思是:我们除了要耐心了解形成艺术家思维模式的环境和逻辑外,还必须对构成艺术家成就的最主要方面,他的特殊的视觉方法和技术成分进行描述,而不能仅仅满足对各种新奇观念的解释和标签式的定位。其次,如果你是对历史而不是对时尚感兴趣,你就还应该去了解形成这个时代的艺术生态和情境逻辑的基本线索,在繁杂的资讯和信息背后(我们可以称它为史料)机敏地发现哪些是会对我们的文化真正产生影响的问题,而哪些只是出名的把戏,最后,要做到上面这一点除了必备的史学修养和强烈的历史感觉外,你还必须做一些诸如编年、史料甄别一类的基础工作,当然,最后,你还应当适当地克制对艺术进行过度的文化和诗学阐释的冲动。

  虽然只有24岁,苏醒对自己的未来却已做好计划,“想成立自己的工作室,以后可能会转战幕后,希望能成为多面的全才。”苏醒说。 黄玲/文 陈莹莹/图

大奖娱乐888官网 | 大奖娱乐888官网 | 大奖888客户端下载 | 玩法介绍 | 最新网址 | 

返回顶部